繼四川美術學院介入調查行為失範教師,並作嚴肅處理後,當事老師王小箭也通過學校發來致歉信,承認是酒後行為失當。(10月12日華龍網)
  之前面對媒體採訪,當事人還是信誓旦旦地為自己辯解,聲稱自己沒有喝醉酒,並以“泛師德問題”為事件定性,現在便發致歉信,承認是酒後行為失當。時間間隔如此之短,當事人態度竟能出現如此大的反差,中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不好猜測,但寫在酒店便簽紙上的道歉信,還有錯誤日期的落款,真的實難讓人感受到當事人道歉的誠意。
  類似的事件,同樣的問題,高校每次發生這樣的問題,輿論的呈現基本上都是師德敗壞、這樣的老師分明就是“叫獸”、大學精神淪落等內容,可要解決具體的問題,道德的譴責顯然是很蒼白無力的,高校的類似醜聞不能就單指望著去提高師德,還應該找到問題的根源。而在這其中,最應該傾聽的就是受害者的心聲,即處於受教育者地位的高校大學生。
  毫無疑問,在當下行政化嚴重的高校,學生處於極端的弱勢地位,女生還要更加嚴重。當然了,要規避類似事件的發生,當事者加強自我保護意識和呼籲相關方面的立法是很重要的,可在這過程中,假如遇到了一些師德極其敗壞的老師,無所不用其極地對學生進行威逼利誘,恐怕自我保護意識也是很無力和骨感的。
  眾所周知,當下的研究生與導師的關係,基本上異化成了打工仔與老闆的關係,暫且不說醜聞發生後於學生的面子問題,而自己能否拿到學位證順利畢業,甚至是以後的工作和前途,這些都與導師有很大的關係,可以說導師起著決定性的作用。在這種師生地位極其不對稱的情況下,面對一些禽獸老師的侵害,不少學生都選擇了忍氣吞聲,而反過來講,恐怕也正是這種大權在握的心理,在某種程度上也助長著師德敗壞行為的發生。
  所以,完善相關法律制度、批評教育和道德內化固然重要,但從根本上扭轉師生地位極其不對稱的現狀,於問題的解決來說同樣不能被忽視。
  其實在美國等西方國家的高校中,學生擁有很大的自主權,獨立的申訴機構和學生自治組織,使得師生關係完全處於對等的地位,在此語境下,學生不僅可以放心大膽地維權,而且還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選擇項目,最終達到自我教育、自我管理和自我成長的目的。這樣一種自治形式就很值得我們借鑒。
  在我國,儘管也存在一些學生自治組織,可權力觀和濃厚的行政管理色彩在實際上制約著學生自治文化的發展,使得學生自治空間有限,虛位而行。因此,扭轉師生不對稱地位的現狀,必須要建立現代大學制度,明確行政部門和學校,教育者和受教育者之間的權責關係,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學生自治,建立平等的師生關係,讓學生在利益受損時敢於維權、有處維權,最終實現真正的以學生為本。而有了這些制度保障,恐怕比譴責師德敗壞要有用的多。
  文/張松超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高校師德問題背後是師生地位不對等)
創作者介紹

阿森一族大電影

mg42mgzx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