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商報消息 □本報特派記者 柯曉斌 發自合肥
  作為2010年6月3日全國煙花爆竹生產企業整頓提升現場會召開地的六安市翔鷹花炮廠,經過評估,資產已經過億,但也被要求全面停產,800多位工人面臨下崗。
  該公司負責人喻本勝表示,由於反覆提高標準,公司先後投資1000多萬元用於提高標準,目前公司借款超過6000萬元。
  該企業多個負責人表示,全省花炮企業借款總和估計達數億元,大多為民間借貸。
  2014年12月25日,對於安徽廣德縣(省直管縣)紅旗花炮有限公司來說是個沉重的日子,按照文件,這一天,公司不能再生產,200多個工人將面臨被解雇。
  紅旗花炮有限公司負責人說,2008年至2012年,依據省政府反覆下達的提高行業生產的標準,他已先後投入了1600萬元改擴建,圍起防爆土堤、石棉瓦換成彩鋼瓦等標準都達到了。就在他逐步打開上海、江蘇、浙江等銷售市場時,政府突然下了文件要求全面關停煙花爆竹行業。
  同樣沒能逃脫被關停厄運的還有資產過億的六安市翔鷹花炮廠。
  六安市、廣德縣、宿松縣(省直管縣)的十多家煙花爆竹企業老闆均表示,2007年安徽省安監局要他們“扶持重點、強化基礎”和“工廠規模化、生產機械化、管理安全化,產品多樣和高檔化”後,普遍增加了投入。“隨著不斷的提高標準,現在我們的年產值基本都在千萬元以上。”六安一企業老闆表示。
  企業普遍借款改擴建完成達標
  對於全面關停煙花爆竹企業,各個市、縣只能選擇服從。
  六安市安監局副局長陳剛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稱,2010年政府已經有“有序退出”的說法,所以他不覺得“整體退出”很突然。作為市級政府,他們只能貫徹省里的精神,省里說要關停,那他們也只能關停。
  舒城縣副縣長湯中明在接受其他媒體採訪時曾公開表示,他曾在政協提案中,反對所有花炮企業都退出。但那是在省里的整體退出文件出台前提出的,文件出台後,他就堅決執行。目前,湯中明負責舒城縣的“退出”工作,態度相當強硬。
  廣德縣政府則表示既理解又無奈。就停廠的事情,廣德縣委書記曾和縣煙花爆竹行業協會會長張克軍進行了長談。“縣委書記和我長談近一個小時,他說能理解企業的苦衷,但是他只有一個道理,縣裡什麼時候可以不聽省里的?”張克軍說。
  市縣政府對關停既理解又無奈
  經過三次不同程度的拆廠後,記者在翔鷹花炮廠第七工區看到,破碎的廠房隨處可見。這個占地面積達200多畝的工廠里,如今只剩下保安,場內已經沒有生產痕跡。
  “按照省里的要求,一共可以獲得280萬元的補償金,省里出80萬元,其他的200萬元由當地政府相關部門共同補助。”喻本勝說,但過去4年中,我們投入大量的資金用來提高標準,背負了6000餘萬元的債務,假如只賠280萬元,我們連工人的工資都難以支付。
  因為補償金的問題,翔鷹花炮廠和當地政府並未能達成一致,拆了廠房後,雙方至今仍然沒有進行談判。
  據多家企業反映,舒城縣在所有縣市裡是補償標準最低的。無論企業大小,一律是180萬元,其中80萬元來自省里,100萬元來自縣裡。如果提前關閉,則獎勵20萬元。
  舒城縣一家煙花爆竹企業的負責人張克柱說,他們公司為了提升標準,先後投入了1800多萬元,去年還是當地的第二大納稅大戶,廠里有180多個員工,每年支付工人工資都需數百萬元,現在只能補180萬元,他們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政府只能給你們180萬元,不需要進行評估,無論企業的大小,這是規定,你們不關也得關。”張克柱曾多次找到當地政府協商,但得到的回答都是這樣。
  廣德縣一位領導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公開表示,已經完成“退出”的兄弟縣市一般是按照評估價50%到70%的補償標準,而廣德縣十幾家企業評估價可能接近2.5個億,需要一個多億進行賠償。廣德縣最大的手筆是2012年關閉六家小煤窯補償1200萬元,剛過兩年又要拿一個多億出來,縣裡可能拿不出來。廣德縣目前還沒有出相關方案。
  張克軍還介紹,與煤礦不同,煙花爆竹企業大多是從小作坊起步,滾動發展。加上屬於高危行業,很難獲得銀行貸款。政府要求擴大擴建後,主要依靠民間借貸完成,利息很多在兩分以上。反覆的擴建還意味著要經常停產,使得這幾年一直沒能收回成本,很多企業負債嚴重。
  由於受文件影響,目前,安徽當地銀行已停止給花炮企業貸款,因為“沒牌照就沒貸款”。相當多的花炮企業現金流都瀕臨崩潰。
  廠房拆了 補償金難兌現
  ◎專家觀點
  政府一刀切失之公平
  行業出路在於轉型環保
  對於安徽省出台的45號文件,全面關停煙花爆竹行業,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趙家玉表示,當地政府出台的相關文件對這個行業一刀切,對企業來說失之公平,同時他表示,煙花爆竹行業目前正在機械化生產和環保的路上走,並不是高危行業。
  這位曾任北京奧運會開閉幕式和此次APEC會議焰火表演技術負責人的專家表示,在安徽省政府出來45號文件前,他剛好在幫廣德縣煙花爆竹行業做產業規劃,規劃中他將著力打造環保、機械化生產的行業模式,未來三年內,加快環保力度,環保型煙花爆竹生產率至少達到80%以上。可惜這個規劃還尚未實施就被45號文件扼殺了。
  他表示,目前全國生產煙花爆竹的商家達到近5000家,從業人員達到二三百萬人,每年因生產事故而造成的傷亡人數在100人左右,就這個數據來看,它並不屬於高危行業。而就拿安徽來說,作為僅次於湖南、江西的煙花爆竹生產大省,雖然規模和湖南相比,可能有距離,但生產的規範程度差別並不大,安全事故也出得比較少。
  所以,他認為當地政府強行地對這個產業進行一刀切,對這些達到生產標準的企業來說,並不公平。
  同時,他認為,安徽及其周邊的浙江、江蘇、上海四省市每年煙花市場的保守需求量在120億元以上。但除安徽外只有浙江有兩個廠,在安全保障的情況下,安徽保留一些企業是比較合理的。如果各省都關停花炮廠,只留下湖南、江西等幾個主要產區,長途運輸過程中會存在很大風險。而一旦地下的黑作坊死灰復燃,安全情況甚至可能更加惡化。
  另外,他指出,煙花爆竹行業的轉產幾乎都很難,因為煙花爆竹行業具有特殊性,無論是從廠房設施,還是從管理團隊來說,都不具有轉產的可能性,但該行業可以實現轉型,主要的出路和趨勢是生產實現人藥隔離,機械化生產,提高科技含量,生產環保型焰火。
  安徽最大的花炮企業翔鷹花炮廠第七工區廠房被關閉後,煙花包裝筒積壓在倉庫。 本報記者 柯曉斌 攝  (原標題:數億民間借貸“深陷”安徽花炮行業)
創作者介紹

阿森一族大電影

mg42mgzx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